美女護士朝九晚五,月薪2000,轉行撲克荷官月入4萬

美女護士朝九晚五,月薪2000,轉行撲克荷官月入4萬

90後美女為什麼會選擇荷官工作?

荷官的工作真的只是發牌那麼簡單嗎?

牌桌上,她們面對牌手的各種問題,又要去如何應變呢?

燕女郎檔案

姓名:胡亞琴

年齡:25

:荷官

燕女郎檔案

姓名:李昕慈

年齡:23

:荷官

荷官,又稱莊荷,指在撲克類競技遊戲中的發牌員。在這裡,她們是最一線的工作人員,從頭到尾不苟言笑地站在玩家面前,為其發牌,替其找換籌碼。

90後姑娘,胡亞琴和李昕慈都是職業的荷官,不管在檯面上多麼風雲變幻,她們都會用極少的言語和熟練的手勢「決定」著顧客荷包的大小。第一次見到她們,是在海天盛宴上的一場德州撲克比賽中。

荷官的收入主要分為兩部分,即底薪和玩家打賞。胡亞琴入行做荷官已快5年,現在月收入2萬元左右,最多的時候能拿到4萬多,這些相當於金領的收入。她每天的工作看似輕鬆,實際上需要精神高度集中。

因為討厭朝九晚五的生活,她放棄了月入2000的護士職業,「父母還是很開明的,開始他們很反感我的職業,但我把自己的想法說給他們聽,把大賽的視頻給父母看後,他們慢慢地就接受了,現在也非常支持我。」

胡亞琴通過朋友接觸到這一行,經過老師培訓,她具備了做荷官需要的氣場,一個手法就會記得特別牢固,她發現自己很適合這樣的職業。「培訓三個月後,俱樂部開張生意特別好,當時是武漢最好的俱樂部,請了老師做指點後,還在武漢舉辦了小型的德撲比賽。」

發牌對於亞琴來說不僅是工作,也是興趣愛好。平時跟大家嘻嘻哈哈的亞琴,上桌秒變撲克臉。好多朋友都建議她轉做牌手,但她還是喜歡看著大家娛樂,給大家發牌。

「一個優秀的荷官,要具備嚴謹的溝通能力。在回復每個玩家問題時,要考慮用什麼的方式交流,即使他做錯了,也要提醒他,而且不要讓他覺得不舒服。」胡亞琴說。

亞琴說自己是一個瘋瘋癲癲的姑娘,愛喝酒也能喝酒。最瘋狂時,連續一星期下班和朋友唱k、聊天、喝酒到天亮,第二天接著上班,一周睡覺不到五個小時。

她的業餘時間會去韓國、日本、新加坡、馬來西亞、巴厘島、泰國等各國旅遊。因為從小就愛看港片,所以亞琴最喜歡香港。

目前,亞琴決定堅持做荷官,每個月在全國各地跑比賽。

在去年的CPG(中國海南國際撲克大賽)中,她與同為荷官的李昕慈認識。李昕慈接觸這一行,也是因為朋友家裡開的俱樂部。嘗試一段時間後,她發現自己非常喜歡這個職業,一發便不可收拾。

現在,李昕慈月入約3、4萬元,工作起來最長的一局會坐上3個多小時。

李昕慈的家教很嚴,有著苛刻的門禁。小時候要求晚8點回家,現在要求晚11點,如果在外邊和朋友吃飯到8點左右,媽媽就打電話開始催回家。

「父母最初也很反對我做這樣的職業,後來慢慢接觸、了解到這個行業是讓競技遊戲按規則運作,並防止遊戲上的作弊情況發生後,他們也就接受了。」李昕慈說。

剛入行的李昕慈,也碰到過刁蠻的客人,「他們看你是新人,就會欺負你,覺得荷官就是做自己該做的事,說自己該說的話,有些玩家認為荷官不應該去限制、提醒他。」

「大部分荷官改行做牌手的都是男士,因為打牌賺得更多。但我覺得荷官永遠是盈利,牌手會有風險。我是個追求穩定的人,工作還是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印的好。」李昕慈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