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官與美女。澳門荷官:每天我都在見證,金錢是一種多麼恐怖的力量

澳門荷官:每天我都在見證,金錢是一種多麼恐怖的力量

採訪一個荷官,說簡單,但也不簡單。在澳門,當荷官的人很多,幾乎每個在澳門居住的人的交際圈裡,都有一個荷官。但是,因為這份職業的「神秘」,吸引了太多好奇,許多荷官,都被記者「打擾」過,再加上職業的敏感性,他們大多不願意接受採訪。

幾經周折,我終於找到了阿鵬,一名願意分享他的工作故事的荷官。但他依然很謹慎地不願意提供真實姓名和個人照片。

附註:荷官,又稱「莊荷」,指賭場內負責發牌、收回或賠上客人籌碼賠的工作者。不管臺面上多麼風雲莫測,他們永遠面帶微笑,用極少的言語和熟練的手勢「決定」著賭客的荷包,因此又被稱「荷官」。)

為什麼當荷官?為了賺錢咯,對我來說,這不過是一條比較容易賺到錢的路罷了。

在澳門當荷官,一條傳統而正常的謀生路

除了我還在讀書的妹妹,我全家人都是荷官。我父母在上世紀70年代,從廣東移民到澳門。他們一開始做很多雜工,後來,看到賭場在招人,就去報名了。畢竟對於我家人這種沒讀過什麼書的人來說,當荷官是條不錯的出路,門檻低、賺錢多,工作就是站在豪華空調房裡發發牌,雖然都是重復性工作,蠻無聊的,但也比在工地上砌磚,在廚房洗碗要好得多。

而我,也不是讀書的料,高中畢業後,我也應徵當荷官。與其讀那麼多書,還不如早點出來賺錢,而且荷官的工資,比一般的文員還高,應徵荷官的人當中,還不乏大學生。

荷官的招聘考試比考大學簡單多了,我記得當時有筆試、面試兩部分,筆試要求兩分鐘內做20道運算題,我做對了17題。面試是做兩秒內口答的心算題,也不過是加減乘運算,很容易。

通過後,我又接受了一個月的百家樂培訓,記規則、記賠率到發牌、推籌碼……最後的考試要求5分鐘內準確無誤地發10局牌,我也順利過關了。

反正,總的來說,荷官的要求很低,會基本的心算,四肢和脖子沒有明顯疤痕,會說粵語、國語,當然一點點英文就更好了。

硝煙瀰漫的賭桌(現在很多禁菸了)

一般來說,剛入行的普通荷官在一樓大廳,資深荷官在貴賓廳,每4張賭桌設一位監場主任;賭場經理到處巡視,處理各種賭桌上的意外。

第一天上班的時候,我很忐忑。

十幾雙眼睛齊刷刷地盯著妳,有的眼神饑渴,好像餓昏了的老虎看見肥胖的羚羊一樣,有的眼神兇狠,好像妳手裡握著的,正是他最寶貴的東西,有的客人不會看妳,他在跟前擺上一尊貔貅,正雙手合十虔誠地祈禱。

我的手都在抖。那次,一個小時裡面,我錯了3次,一次牌派少了,兩次籌碼沒算對。一旦有錯,賭局就要作廢,重新開牌。錯得嚴重的話,還要叫來經理,調出監控確認後,才能重新開局。

出了錯,經理說兩句也就沒事了,但是賭客那邊,就比較麻煩了。本來以為要大賺一筆的客人,突然被收回了錢,自然是不樂意。修養好的,聳聳肩就算了,修養不好的,直接壹拍桌子,就開始對我罵罵咧咧。

之後,漸漸習慣了這種氛圍。失誤的次數越來越少,但也難以保證完全不犯錯,尤其是在長時間工作之後,精神相當疲勞的狀態下。

而面對賭客,一開始,我還會鞠躬、道歉,後來,我看到有經驗的同事在發錯的時候,頂多點個頭,任賭客說臟話、擺臭臉,他也不慌不忙地重新開局,我也就跟著照做。畢竟荷官不是機器人,出錯是難免的,而賭場一定是賺多賠少,一兩局開錯了,賠了點錢有什麼關係,只要還有客人在賭,很快又會從他們那邊賺回來。

對於賭場來說,怕得不是客人贏錢,而是贏完就走。只要客人還在賭場,十之八九最後都是輸錢的,什麼風水、運氣、吉祥物都靠不住,無論怎麼算,賭場贏得機率永遠比較大。所以只要賭場一直人來人往,賭場就都是盈利的。所以賭場的目的,就是吸引更多的客人,並且讓客人停留更久。

但是,對於我們荷官來說,則恰恰相反。每次澳門有新開的賭場,都能吸引很多人跳槽,因為人相對少,工作也輕鬆。我最好客人賭完錢快快走,並且不要跟我說話,因為在桌上呆久了,他們幾乎肯定要輸,很多人輸了錢,就會瞬間從一個彬彬有禮,談笑風生的人,變成捶胸頓足,拍桌子罵娘的討厭鬼。

比如我前兩天遇到一個客人,剛開始下註小,他一路贏錢,還滿面紅火地跟我說:「今晚財神爺保佑,定是翻三番的節奏。」,然後他一次性壓了把大的,放在「莊」的格子上,沒想到卻開出了「閒」,他就增加籌碼,繼續押「莊」,想快速翻盤,一把把輸掉的錢贏回來,卻還是「閒」,中間他換了幾次壓法,卻總是開出相反。他輸得越多,他的臉色就越來越難看。最後,他輸了200多萬,應該是傾家盪產了吧,他趴在桌上嚎啕大哭,一直哭到賭場關門,經理叫來兩個保安,才把他請走。

這樣的客人,比比皆是,還有更誇張的,輸了錢就大喊大叫,又是要掀桌子,又是要打荷官,還好周圍都是保安,一有苗頭,鬧事的客人就會被請出去。

總體來說,賭註下的越小的人,就越緊張結果。一些香港來的客人,一次就壓幾百塊,輸了錢就開始罵,還有見過七八十歲的老太輸光了現金,掏出藏在襪子裡的金項鍊,在賭場裡到處兜售換籌碼,而壹些大陸老闆,一下輸了500萬也只不過苦笑了一下就走了,過了兩天,又興致勃勃地來賭。

賭場應該是娛樂場,就是給有閒錢的人來玩的,所以這裡還設有那麼多商店、餐廳,就算不賭錢,來這裡看錶演,在吧臺坐坐也可以。我覺得既然沒有閒錢,就不要來玩,那些抱著賺錢目的來的人,絕大部分都是失望而歸的。想要贏得大,就得輸得起,擔得起多大的風險,就賺得起多大的收益,天下間哪有那麼便宜的事。

可惜大多數人,就算明白這個道理,也難以在賭場控制住自己。瞬間賺錢的刺激感,讓他們非常興奮又很得意,進而就急著想要賺更多,而瞬間輸錢的挫敗感,又容易讓他們亂了陣腳,拚命想要繼續投錢,把輸掉的都賺回來,可往往越著急就越容易輸。

我每天都在見證,金錢是多麼恐怖的一種力量,它瞬間就能改變一個人,有時候,甚至可以說是摧毀一個人。

見多了之後,難免會對生活比較消極,每天的生活,都很無聊,無非是發牌發牌,看各種賭客的嘴臉,長時間工作,三班倒還要精神高度集中,也很辛苦。

許多荷官干久了,都想換工作,但到最後,也不過是從一個賭場跳到另一個賭場,在澳門這種地方,也沒什麼別的可乾的。而我自己,也沒有什麼宏大的理想,得過且過唄,反正有錢花,有地方住,也就那樣了。

而我也幾乎不會去賭,好像長這麼大就玩過1次轉盤,贏了500塊,就收手了,然後我用100塊錢吃了頓飯,買了點日用品,剩下400塊捐給了基督教會。

我總覺得,賭場贏得的錢,都是不義之財。贏了錢,可以取一小部分,當是獎勵自己的小運氣或者是小聰明,其餘的部分,要散掉,我才安心。天下沒有白來的東西,妳此刻得了便宜,他日一定要付出點東西來交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