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官與美女。離開賭鬼前夫,35歲主婦在澳門做荷官告白:月賺20萬,我每天「見證」一夜暴富和傾家蕩產

離開賭鬼前夫,35歲主婦在澳門做荷官告白:月賺20萬,我每天「見證」一夜暴富和傾家蕩產

離開賭鬼前夫,35歲主婦在澳門做荷官告白:月賺20萬,我每天「見證」一夜暴富和傾家蕩產

太多人在這裡豪擲千金,卻收獲了家破人亡。但總有人只相信那些一夜暴富的故事,幻想自己就是下一個幸運兒。

,是這些人的見證者。

這是一個在賭場裡負責介紹遊戲規則、發牌和處理籌碼的職業。因為要把客人荷包,即錢包裡的錢收到自家囊中,又名荷官。

本期顯微故事講述的是和荷官有關的故事:在澳門每10個人裡,就有一個人是荷官,但都不是大家所以為的「美女荷官」。

他們大多是中年男女,只負責組織和維護牌桌秩序,圍觀賭客的故事,並收下他們的小費,運氣好的時候能夠達到月收入5萬元(約合台幣21萬元)左右。

以下是他們的真實故事。

澳門沒有「美女荷官」:入行門檻低,人夠機靈就可以

我討厭賭博,但我卻在賭場工作。

我的前夫是個賭鬼,不僅賭還出軌,有多個曖昧對象,所以我們離婚了。離婚那年,我35歲,以前一直做家庭主婦,在家看孩子,現在卻不得不一個人養家餬口。

在朋友的介紹下,我到賭場做了荷官。如果你以為做荷官的都是年輕漂亮的,那就錯了,只有電影裡才對外說「美女荷官」。

在澳門,荷官是非常普遍的工作,不過收入比其它行業高一些。

像我這個年紀,沒學歷沒技術,就算有人肯聘用我,月薪也不會超過1萬塊。但做荷官的基本工資加小費可以達到1萬5。有時遇到一擲千金的豪客,月入3、5萬也是有的。

荷官對學歷沒特殊要求,只要人機靈,會心算就可以。發牌時你得反應敏捷,客人的贏賠率你也要計算清楚。

但在澳門,要成為荷官必須滿足兩個條件:擁有澳門身份證,沒有犯罪前科。

入職前有三個月的培訓,學習賭場規則、發牌技巧等等,考試通過以後才能被正式錄用。

前些年,荷官在澳門還是一個挺受歡迎的職業,你在賭場上也許真能見著不少美女荷官。

但現在這些年輕好看的姑娘小伙都轉行做賭場的市場公關了,只剩下我們這些40多歲的人還在幹這行。

原因在於,荷官做久了,就會感覺自己像流水線上的人偶,24小時三班倒,每天在賭檯後機械地重複著同樣的事情。做市場公關相對來說要舒服一些,自由一些,而且掙得更多。

客人會給荷官小費,但我們不能私自收下的。在賭場,荷官不能有往自己口袋裡放東西的舉動,攝像頭隨時在監控我們。

所以客人的小費我們都集中放在公共碼箱裡,事後和賭場一起分。

「出千」這樣的行為我從沒遇到過。不過,如果客人一直贏,我們就要換荷官了。

俗話說「換手如換刀」,換了荷官以後,局面可能會有所改變。

幾年來,我見過輸掉幾千萬仍雲淡風清、談笑風聲的,也見過輸掉幾百塊就罵罵咧咧、頓足捶胸的。有人一夜之間暴富,也有人傾刻之間家財散盡。

,說到底就是用你辛苦掙來的血汗錢賭未知的運氣,只不過幸運的人總是少數,落魄而歸的永遠是大多數。

這不是妄言,是由大數據決定的。在不作弊的情況下,賭客與賭場誰輸誰贏是自然發生的,看似毫無規律,卻暗藏科學的玄機——賭場的每一台機器、每一個程序的設計,都是建立在精準的數學定律、數理分析的基礎上的。

整體來講,賭客的勝率不可能高於賭場。賭王何鴻燊曾說過:「不賭就是贏。」

如果你不想輸,就別去賭。

我更願意做娛樂場公關,見人下菜,不接旅遊團客人

成仔 27歲 澳門某賭場男公關

我不是澳門本地人,做不了荷官,只能做娛樂場公關,但後者其實更賺錢。

如今「公關」這個詞已經被黑化了,在娛樂場所工作的男公關、女公關都被賦予了其它的含義。

去年春節回老家,多年不見的高中同學聚會,大家問我是做什麼的,我實話實說,說在娛樂場做公關。

聽完我的職業,我的那些同學們互相望了望,表情很尷尬。我知道,他們肯定誤以為我是「天上人間」的那種「公關」了。

所以我不太願意跟人說自己的職業,怕被誤會。

如果你看過白百何主演的電影《媽閣是座城》,就知道賭場公關就像企業公關一樣,頻繁和人打交道,把一些優質客戶攬到自己名下。只不過,我們需要帶動他們去貴賓廳賭博。

無論客人輸贏,只要有流水,我就有抽成。

對於一些「大客戶」,我們會負責接待,接機、訂酒店、陪玩。經常來消費的客戶,我們會邀請他們到貴賓廳,推薦他們辦VIP卡,這就鎖定了公關和客人之間的關係,以後這張卡上的所有流水我都有分成。

這行做久了,你會很容易分辨出哪些人是真正的「大款」,哪些人只是虛張聲勢。像威尼斯人酒店裡那種舉著小旗的旅行團,我是不會找他們辦卡的。

目標不對,就是浪費時間。大部分的客人都是自己發展的,也有熟客介紹過來的,都是錢大氣粗的主兒。

因為要協助客戶買碼、兌換籌碼,我們也被稱為疊碼仔。這工作看似簡單,其實並不容易:

首先你的記憶力要好,反應要快,要分得清什麼是泥碼、什麼是現金碼,泥碼只能在投注廳使用,現金碼是可以兌換現金的;

你也不能是色盲,要記得不同顏色的籌碼面值多少;

客戶的情況更要了如指掌,背景、實力、每次的輸贏情況等等都要掌握。

我們的賭場本不缺客人,很多澳門本地人,逛賭場就像逛公園、菜市場一樣,每天都要來報到。但今年的疫情,讓澳門的博彩業受到了史無前例的重創。

二月初,有博彩從業人員被確診為Covid-19,2月5日凌晨所有澳門賭場都被關停。即使2月20日重新開門,對賭檯數量、賭客人數和人員間距等也是有嚴格限制的。

海關關閉,外國人禁止入境;口岸關閉,中國的客人也來不了。有官方數據顯示,今年第一季度澳門博彩業收入比去年同期銳減60%,四月份達到86%,這樣的跌幅可謂前所未有。

賭場岌岌可危,荷官和公關自然也好不到哪去。聽說有的小賭場關門,荷官和公關也因此失業了。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均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