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場女荷官日記。第一篇。假戲成真。我要當荷官。02。第1張良民證

賭場女荷官日記。第一篇。假戲成真。我要當荷官。02。第1張良民證

賭場女荷官日記

第1張良民證

掛上電話沒多久,「叮咚」的E-mail收件聲響起,我開始讀著面試注意事項:「親愛的應徵者您好……,面試當天請穿著白襯衫黑窄裙,女生頭髮盤起,瀏海不可遮蓋額頭,要帶身分證、護照、學歷證明、大頭照、簡歷,還有良民證(註1)?」天啊,我只是想去增加面試經驗罷了,還要我出示良民證,這齣戲也太難演了吧!嫌麻煩的我開始有點後悔了。

「這是一個難得能練習面試的機會,妳一定要去試試看!」交往將滿1年,事業也有小成的男友井澤語重心長的話語彷彿在我耳邊響起,他總是這樣,對我有助益的訊息都會特別留意。

「好啦!去就去!」我用力甩了甩頭,想甩掉辜負他好意的些許罪惡感,順手連上警政署的網站,申請我生平第1張良民證。

面試的時間很快就來臨了,當天晴空萬里,我穿上參加空姐面試卻屢戰屢敗的那套服裝,帶著所有資料,走進位於民權東路上,名為環亞荷官培訓學苑的一間公司裡。

島嶼賭場是透過新加坡人力仲介公司來台徵才,而這間荷官培訓公司,則是它們這個案件的在台合作夥伴,負責消息發布、初步面試、傳達聯絡的工作。

交齊所有的資料後,我和幾位應徵者坐在一間會議室裡,填寫著他們給的英文制式履歷。

「在申請職位的格子裡,請填上荷官─Croupier,C-R-O-U-P-I-E-R,我再念一遍,C-R-O-U-P-I-E-R,Croupier,不要拼錯喔!」眉清目秀的學苑老師很親切地慢慢講解著。

「原來荷官也叫Croupier喔!」我在心裡默念著,多學了一個單字,但是這個發音念起來,怎麼有點像「苦逼兒」?電影裡拉斯維加斯賭場的荷官好像都很歡樂啊!現在回想起來,當時掠過心頭的這個想法,似乎或多或少,都印證了在新加坡的荷官生涯裡,總是帶了那麼一點苦味。

接下來是一系列的檢查,身高、手汗和色盲都過關了之後,那位老師帶著我們四處參觀學苑的設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