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場女荷官日記。第一篇。假戲成真。我要當荷官。04。新鮮人囧問答

賭場女荷官日記。第一篇。假戲成真。我要當荷官。04。新鮮人囧問答

casino-00156.jpg

新鮮人囧問答

「原來今天的面試就只有這樣喔!害我昨晚自我介紹背了好久。這個人看起來不太耐煩耶!應該是這幾天講了太多場吧!而且他的中文腔調也好奇怪喔!到底在說些什麼啊?要聽懂實在是很吃力耶!」我不停在心裡嘀咕著,耳朵聽不進任何東西。

「那麼,各位有什麼問題嗎?」男子問,台下一片寂靜。

「我這幾天每天都有這樣的座談會,每天講這些一樣的東西,講到我自己都很煩了,不想講了,你們有什麼問題就直接問吧!」哼哼!看吧,被我猜對了。

「請問,如果我們不住公司提供的宿舍,還會有住宿津貼嗎?」應徵者A問了第一個問題。

「自己找房子的話,公司將不提供津貼。」

「公司幫我們申請的工作證是哪一種呢?」應徵者B問了第2個問題。

「人力仲介公司給我們的資訊是說會幫你們申請S Pass(註2)。」

優秀的他們都提出了非常好的問題,我則是已經事不關己的神遊著,想著待會坐公車經過誠品時,下去喬裝一下文藝女青年好了。

「還有問題嗎?」兩個提問之後,台下回復原有的安靜。而這異常的安靜終於將我飄渺的思緒暫時拉回來,我心想差不多可以就地解散了吧!

「真的沒有疑問了嗎?不會吧?」這個男人不死心,再問了一次,好像這份寂靜讓他很沒面子,像個沒有學生願意搭理的無趣教師。我看著他那張極度不耐煩的臉,心想這人真奇怪,幹嘛逼人家問問題啊?

這時,他掃描全場的銳利眼神正好和我對上,我微微震了一下,但不是被電到,而是有不好的預感,心想不妙。

「許小姐,問個問題吧?」他下一秒馬上叫了我。

「啊?呃……那個……我們之後是住在新加坡嗎?」心裡暗自後悔著沒有將荷官一詞的疑問留到現在才提出,我只好以非常心虛且微弱的音量,勉強擠出了這個蠢問題。

「對。」他的回答簡單俐落。

幸好他沒有反問我:「阿不然妳想住哪?」

否則我可能會回他:「可以住台灣嗎?」

「還有嗎?許小姐。」奇怪,他怎麼知道我姓啥?而且他的眼神好像在取笑我剛剛的蠢問題?

「喔!沒有了,謝謝。」我低下頭,不敢再多看他一眼。

註:

1.良民證:是證明一個人沒有刑事犯罪紀錄的證件的俗稱,在台灣,官方稱為警察刑事紀錄證明書,香港稱無犯罪紀錄證明書,澳門稱刑事紀錄證明書(俗稱行為紙)。

2. Pass:為新加坡政府發給外國勞工的其中一種工作證(泛指能在新加坡工作的准證,各類准證介紹詳見附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