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場女荷官日記。第一篇。假戲成真。我要當荷官。05。1-2想蛻變蝴蝶就必須離開

賭場女荷官日記。第一篇。假戲成真。我要當荷官。05。1-2想蛻變蝴蝶就必須離開

casino-00140.jpg

1-2想蛻變蝴蝶就必須離開

「貝拉,我覺得我跟新加坡很有緣耶。」一個上班的日子,櫃檯前剛好沒有客人,我一邊著手彙整訂房資料一邊和同事閒聊著。

「喔?怎麼說?」貝拉是資深櫃檯員,比我年長5歲,總是教導我許多工作和生活上的大小道理,與她共事這1年多的時光,培養出了我們的革命情感和無話不談。

「其實我念大學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在飯店櫃檯打工了,大概是從那時起我就喜歡上了飯店的工作,雖然只是打工,但我總是盡可能滿足客人的要求。」我手上一邊寫著客人的特別要求,準備交接給下一班。

「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有一次,飯店內一位長期住宿的新加坡客人問我:『妳在這邊的工資多少?』我說:『我只是暑假來這邊打工的,所以比正職的少,公司給我2萬2,000元。』」

「他沉默了一下說:『如果是一樣的工作,我給妳多一點的工資,而且還包吃包住,請妳過去新加坡,妳覺得怎麼樣?』」我邊說邊把寫好要交接的文件歸檔。

「他真的這樣說?那可真是慧眼識英雄耶!那妳怎麼回他?」貝拉雙眼發光,但我不知道為何她如此興奮。

「我又跟他不熟,怎麼知道他是不是人口販子?還是問好玩的?而且我那時還在念書耶!怎麼可能答應他去新加坡呢?所以我就回他:『目前沒有出國工作的打算。』他就沒再問了。」我笑笑的說完這段與新加坡客人的對話。

「是喔,真可惜!」貝拉惋惜地說著,我真不懂她覺得可惜的地方在哪裡。

「然後前幾天,我聽我男朋友的建議,去參加一個什麼……『新加坡賭場荷官』的面試,又是新加坡耶!是不是很奇妙?」我對貝拉挑了下眉毛,希望她附和。

「真的嗎?聽起來不錯耶!那這次妳是真的打算要去新加坡了吧!」貝拉恢復平靜的雙眼再次發光。

「沒有啦!他只是要我去參加它們的面試練練膽量,增加經驗,而且我從來沒有出國工作的打算啊!」我又澆了她一次冷水。

「為什麼不?這是很好的機會啊!」貝拉不解而激動的問我。

「為什麼喔?因為我的家在這裡,而且我在這邊待得好好的啊!」我理所當然說著,卻不知為何,對這份安於現狀感到有些心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