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場女荷官日記。第一篇。假戲成真。我要當荷官。10。善意的謊言

賭場女荷官日記。第一篇。假戲成真。我要當荷官。10。善意的謊言

casino-00113.jpg

善意的謊言

「Have you been to casino?」(妳有去過賭場嗎?)

「No.」(沒有。)

「Do you know what there is inside casino?」(妳知道賭場裡面有些什麼嗎?)太好了,剛剛在外頭等待的時候,環亞的工作人員已經告訴過我們,這一題會考,所以先教了我們幾個遊戲的名稱。

「Um…… machine,Blackjack,Bagala……?」(嗯……、21點、掰咖樂……?)沒進過賭場的我,只知道21點,連百家樂的英文都念得怪裡怪氣。

「Working in casino is not like working in other place. We have many requests to our staff. Do you have any tattoo?」(在賭場工作不像其他地方,我們對於員工有許多要求。妳有刺青嗎?)

「No.」

「Hyperhidrosis and color blindness?」(手汗、色盲?)

「No.」

「Criminal record?」(犯罪紀錄?)

「No.」

「Are you ready for working and living in Singapore?」(妳準備好到新加坡工作了嗎?)

「Yes.」我當然要非常肯定的點頭啊,不然哪有戲唱。

「How about your family? Do they agree?」(妳的家人呢?他們同意嗎?)

「They always support my decision.」(他們永遠支持我的決定。)事實上,我的家人根本還不知道我來面試,但仍硬著頭皮說得冠冕堂皇,以免他見縫插針問出太複雜的問題。

「Do you have a boyfriend?」問我有沒有男朋友,難道他這麼快就對我一見鍾情?

「Yes.」我不安而疑惑地看著他。

「Does he also support your decision?」(他也支持妳的決定嗎?)原來也是考題啊!害我差點對著他訴說我有多愛我男朋友、暫時無法接受他的愛,天涯何處無芳草請他再去尋找更好的草兒吧!

「No. Actually, he wants me to stay.」(不,事實上,他希望我留下來。)

「Then what would you do?」(那麼妳要怎麼做?)Peter笑著問我,大抉擇的時間到了。

沉思了幾秒鐘,不確定這個答案是不是他想聽到的,但是,我的內心很誠實的告訴了我。

「I would not give up any chance because of any person.」(我不會為了任何人放棄任何機會。)我以堅若磐石的眼神和語氣回答,彷彿沒有任何人可以動搖我的決心。

「Ok, good.」Peter微笑著點頭,顯然對我選擇了他感到很滿意。

「So……you mean, I can go to Singapore?」(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去新加坡了?)看到他的笑容,我竟然迫不及待厚顏無恥的直接問了這個問題。

「Take this paper and wait outside.」(拿著這張紙到外面等。)他在一份資料上簽了名之後遞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