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場女荷官日記。第一篇。假戲成真。我要當荷官。12。假戲演成真

賭場女荷官日記。第一篇。假戲成真。我要當荷官。12。假戲演成真

casino-00102.jpg

假戲演成真

「今天面試怎麼樣?考官有沒有刁難妳?」井澤和我坐在餐廳裡,享用我最愛的義大利麵。

「沒有耶!他都問很簡單的問題,是我自己太緊張了,不過還是有被錄取喔!」我得意地向他報告。

「是嗎?那應該是很不錯的面試經驗吧?」井澤顯然很滿意自己的安排還有我的表現。

「對啊。」

「那妳錄取之後是怎麼跟他們說妳其實沒有要去的?照實講嗎?說『不好意思,我只是來練習面試,增加經驗而已,謝謝你們唷!拜~』,這樣嗎?」井澤照著我們之前排練過的劇本對話,搞笑的念了一遍我的台詞。

「沒有耶,我沒有說。」看著他如往常般的笑容,竟沒有勇氣告訴他,我其實早已改變心意。

「蛤?那妳是打算?」井澤察覺到不對勁,笑容倏地消失。

「我想去新加坡。」我愈說愈心虛,眼神不敢直視他,只能用叉子纏著麵條順時針不停轉著,食不知味。

他也默默地低下頭,不知道在想什麼,兩個人陷入了尷尬的沉默。

「可是妳這一去,就是要在那邊待好一陣子了耶!」井澤終於明白我想假戲真做之後,好不容易才擠出這句話來打破沉默。

「我知道。」我堅定的點了頭。

「我知道我不該束縛妳,該讓妳去做妳想做的事情,可是現在,我好後悔當初叫妳去參加那個面試。」

「在妳決定要去新加坡之前,妳有想過我們會怎麼樣嗎?我對遠距離沒有信心。」他或許想用這樣的威脅來改變我的決定。

「我已經想過了,如果我不在的這段期間,你找到了更適合結婚的女孩子,我會祝福你的。」井澤大我8歲,又是家裡獨子,我可以理解他肩上背負的壓力。

「妳真的這樣想?」他的表情似乎有些失落。

「嗯,我不希望跟我在一起,會變成你的負擔,尤其是我沒辦法在你身邊的時候。」我平靜的對他說著,卻沒有把握自己能夠多灑脫。

「可是我不想跟妳分手。」

「我也不想啊!那就順其自然吧。」我無奈的嘆口氣。

「花,就算以後我們不在一起了,我也還是想跟妳當朋友。」井澤憂鬱的說著,我不知道是否該為這句話感到高興。

「嗯。」輕輕點了頭,未來的事,我不敢想。

那天點了什麼東西我已經想不起來了,唯一記得的是,這是我吃過最沒有味道的一餐。

如果我為了井澤,放棄這個機會留下來,那麼將來有一天,我一定會為了當初所做的決定而後悔。

為了我們之間不會有誰為誰曾經犧牲了什麼的疙瘩,我必須離開。為了達成心願,在前往夢想的道路上,總是必須有所取捨。在適當的時候,放下一些即使失去了,也還能夠好好活下去的包袱,將會幫助我們更瀟灑而輕鬆的向前邁進。即使我知道,有些人和事一旦放下了,便可能永遠沒有回頭的機會,我還是必須這麼做。

一切都是為了一個未竟的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