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場女荷官日記。第一篇。假戲成真。我要當荷官。14。搶房間大作戰

賭場女荷官日記。第一篇。假戲成真。我要當荷官。14。搶房間大作戰

casino-00096.jpg

搶房間大作戰

公司派給我們的宿舍,也是一座政府組屋,從外觀猜得出來,年歲比我大上許多。看著撒滿走廊一角的廣告傳單,還有標示著這一棟組屋編號的「33」黃色招牌,破舊地亮著,讓我有些不安。這座組屋給我的感覺,就像台灣30年前蓋的舊式公寓,只是樓層較高,附設只停1、5和10樓的電梯。而且這樣的宿舍只補貼一半房租,公司每個月會從我們薪水中扣除另一半的房租。

「戴文生,你的房間號碼是01-218。」胖媽開始發放房間鑰匙。

「陳阿福01-226、張佳雯02-202……」所有人耐心而安靜的等待著。

「等一下!為什麼有些女生被單獨分配在一個樓層?當初仲介不是答應要安排大家住在一起的嗎?」全部分配完畢後,被獨自分到5樓房間的雅玲提出了這個問題。

「這裡的宿舍大部分都已經有住人了,剩下的空房已經全部給妳們了,不夠的,就只能到其他還有空床位的房間。不要擔心,她們都是賭場的員工,很好相處,我會帶妳們上去跟妳們的室友打聲招呼的。」胖媽試圖安撫幾位落單的女生。

「妳們3個先跟我上3樓。」我和曼莉被分到了同一間,君琪則是我們隔壁間。

「什麼事呀?」胖媽敲了門,探出頭來的是一位東方面孔、身材高,來自中國北方的女孩。

「這兩個台灣女生今天開始要住在這邊了,讓她們進去吧!」胖媽對她說。

「好吧!妳們進來。」北方女孩開了門。

看到我們順利進屋,胖媽帶著君琪,往隔壁走去。

「妳們倆是今天下飛機的呀?」北方女孩親切地問我和曼莉。

「是啊!」看著屋內散落整地彷彿在舉行出清大拍賣的女鞋,桌上堆積如山的雜物,還有廚房晾了兩排密密麻麻的衣服,我真希望自己只是來作客,而不是來住下的。

「砰!」不友善的關門聲,在夜晚顯得特別刺耳,是從隔壁傳來的。

我跑到走廊上查看,胖媽和君琪杵在一扇緊閉的門前,臉色很難看。

「發生什麼事了?」我問君琪。

「這一間屋子已經住了5,她們聽到我要住進去,就很兇的說,這裡只剩1張堆東西用的空床,沒有我的衣櫥,也沒有我的位置了。」君琪皺眉,很無奈的說。

「沒關係,我再幫妳找其他房間。」胖媽顯然不太高興,但對那間房間裡的幾個凶神惡煞也沒有辦法。

君琪對我聳了聳肩,露出一抹苦笑,跟著胖媽下樓了。好奇心使然,我也跟著下樓,看胖媽會如何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