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場女荷官日記。第一篇。假戲成真。我要當荷官。19。飄洋過海的溫暖

賭場女荷官日記。第一篇。假戲成真。我要當荷官。19。飄洋過海的溫暖

casino-00050.jpg

飄洋過海的溫暖

「大花,找你的電話。」還留在224聊天的同事阿福將手機遞給我。

「喂?是大花嗎?」那頭傳來有點熟悉,腔調很奇怪的國語。

「是。」

「我已經聽說妳們的情況了,妳還好嗎?」Kitty關切地問候著。

「我沒事啦!現在我跟台灣同事都住一起了,你不用擔心。」眼角仍噙著淚水,我強顏歡笑著,以免他過於擔心。

「唉,我不知道竟然會發生這樣的狀況,真的對你們感到很抱歉,我今天已經打電話給人力仲介公司跟他們抗議了,但是目前這種情況,我能做的也有限,看來詐騙集團這個汙名是跟定我了。」Kitty因為自己將要名節不保而懊惱著。

我很想對他坦白,其實他一開始就被當成詐騙集團了,還差點有幸登上首腦之位,現在也不過是東窗事發而已,實在沒什麼好哀悼的。

「哈哈哈,不會啦!我知道你事先也不知情,我真的很好,大家也對我很好,這樣就夠了,真的。」但想想還是給他留點面子好了。

「唉!妳竟然還笑得出來,反正這幾天我會狂Call人力仲介公司,直到你們的事情處理好為止。妳也要早點休息,相信我,事情會好轉的。」Kitty將語調包裝得很有自信,但我聽得出來,他自己也沒什麼把握,畢竟他已經和我們相隔了一個太平洋。

「好,我相信你,你也不要太擔心了。」說完,我將電話還給阿福。

溫柔而悅耳的一聲貓叫傳來,我趕緊到門口查看,原來是隻毛茸茸的三色花貓,盯著我的一雙圓眼在昏黃的走廊燈照下閃閃發亮,倒在牆邊蠕動翻滾著,像極一球棉花糖。忽然,一隻大老鼠從排水溝裡猛竄上來,棉花糖先是一驚,倏地坐起,接著呼吸加速,瞳孔放大,我本以為野貓的本性會讓牠本能的撲向獵物,卻不料,牠竟一溜煙地跑掉了,瞬間不見貓影。看來在這裡的日子,將如我那無緣的室友描述一般,在各種寵物圍繞之下,一點也不寂寞。

這一晚,重新適應了這間4人房,坐在床上,打開電腦,記錄下這幾天發生的事。

「花兒,妳在那邊怎麼樣?有沒有正常吃飯?晚上睡得好嗎?」臨睡前,井澤打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