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場女荷官日記。第一篇。假戲成真。我要當荷官。20。這份愛有點沉重

賭場女荷官日記。第一篇。假戲成真。我要當荷官。20。這份愛有點沉重

casino-00044.jpg

這份愛有點沉重

「我很好,只是宿舍有點糟糕。」我把這裡的情況一五一十的告訴井澤。

「蛤?怎麼會這樣?對不起,都是我害的。」井澤聽完嚇了一跳。

「沒有啦,不關你的事,是我自己選擇的。」我平靜的說。

「花兒,我跟妳說,如果妳後悔過去了,隨時告訴我,我去接妳回來。」

「啊?不行啦!我們跟公司有簽約的,現在走人的話,要付全額的違約金,聽說是新加坡幣8,000元耶!」我在想這個人瘋了嗎?

「我幫妳付。」井澤毫不猶豫說。

「什麼?」我知道他收入不錯,但如此的慷慨程度實在超越我所能承受的極限。

「我不忍心妳在那邊受苦,妳想什麼時候回來,跟我說,我帶錢過去。」井澤的語氣很認真。

「我才來第4天而已,不能這樣說走就走,讓我考慮幾天好嗎?」我後悔的不是過來新加坡,而是告訴他太多實話,讓他擔心自責。

「好,那妳好好考慮,早點休息。」

「嗯。」

掛上電話,井澤對我的心疼和付出,令我感到有些沉重。如果,他真的帶了錢,來替我「贖身」,那麼他是不是就成了我的「恩客」?我是否得用一生一世的承諾來報答他?這樣帶有交換條件的愛情,他或許能夠接受,而我能夠接受嗎?

我搖了搖頭,絕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如果受到一點挫折,便藉故逃離,連我都會瞧不起自己。

而且事實上,我不應該感到委屈,只是有時候,我們都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以至於對所有事情都抱持著過高的期待。當不符合期望的狀況發生時,我們便無所適從,驚慌失措。

或許有時候,最該檢討反省的不是別人,而是我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