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場女荷官日記。第一篇。假戲成真。我要當荷官。26。1-8我真的好想家

賭場女荷官日記。第一篇。假戲成真。我要當荷官。26。1-8我真的好想家

casino-00009.jpg

1-8我真的好想家

這天下課後,君琪緊貼著我,彷彿有個天大的祕密再也藏不住了:「欸,大花,妳昨天晚上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好幾次聽雅玲和佳雯繪聲繪影說宿舍不乾淨,曾看到窗戶外有不明白色物體飄過,晾在廚房的衣服袖子也會無故擺動,還有自稱陰陽眼的同事發功看到30年前的宿舍其實是醫院,陰氣極重。而君琪現在又一副神祕兮兮的樣子,讓我腦海中頓時出現許多輕飄飄的畫面。「啊!妳不要嚇我啦!我很怕鬼!」我被自己的想像力嚇得忍不住放聲尖叫。

casino-00023.jpg

乾柴遇上烈火

「不是啦!是昨天半夜妳大概已經睡死了,我還沒睡著,就聽到曼莉和易森那邊傳來……」君琪把兩隻手伸到我面前,掌心微微弓起做拍手狀,發出「啪!啪!啪!啪!」的聲音。

「就是這個聲音。」君琪的眼神很複雜,有曖昧、有驚嘆、有不滿,可能還有一點羨慕。

來新加坡不久後,曼莉就和隔壁的台灣同事易森陷入乾柴烈火般的熱戀。兩人無時無刻不黏在一起,連睡眠的幾個小時也捨不得分開,於是易森一開始趁我和君琪睡著後偷偷摸摸進房間,見我們沒說什麼之後就光明正大的住進來,和曼莉同睡在狹窄的單人床上。而我和君琪為了不和他們撕破臉,於是隱忍著。

就這樣,我們的3人房又變回4人房了,我不懂妮妮搬上去的意義在哪裡。

「我告訴妳,他們兩個這樣每天睡在一起,遲早會擦槍走火,做出什麼事!」君琪曾經語重心長的跟我保證。

「易森沒經過我們同意就跑進來睡已經很誇張了,他們兩個那麼大的人,應該知道分寸吧?」

「很難說。」君琪一副「妳等著看」的自信模樣。

這天晚上我很難得的失眠了,大概是太久沒聽到被我留在台北的旺財那令人全身酥麻的溫柔貓叫。

這是個能夠聽得到蟑螂在地上躡手躡腳爬行的安靜夜晚,君琪已經開始打呼了。黑暗中,我專心在腦海裡勾勒著旺財癡肥的雙頰輪廓,同時,睡了兩個人的那張床,也慢慢有動靜了。

我的八字重,也沒有第3隻眼睛,所以不該看的看不到,該看的也不會客氣。眼前的景象讓我想起了中學時候教過,至今還不了解它對我人生有何意義的三角板。曼莉的床上,就出現了一個超大型的三角板。愈壓抑,愈刺激,這真是一種奇妙的快感。窗外的光線投射在賣力的三角板上,我看著這場只可意會不能言傳的激情演出,想著他們是否缺個觀眾幫他們鼓掌歡呼加油打氣呢?可惜沒多久,三角板就瓦解成了兩條直線,然後一切回復原有的寧靜。

不知道看到這一幕的君琪,是否也跟我一樣勾起許多少女時期的回憶。「幸好沒跟她打賭。」這是我睡著前的最後一個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