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場女荷官日記。第一篇。假戲成真。我要當荷官。28。將真心換絕情

賭場女荷官日記。第一篇。假戲成真。我要當荷官。28。將真心換絕情

casino-00202.jpg

將真心換絕情

兩天沒洗澡了,臉上還殘留著一些粉底,也是兩天前的,這大概是我這輩子最骯髒邋遢不堪回首的兩天。生病的人好像連聲音都帶著病毒,而且這病毒強大到可以透過電波傳送至另一個國度。

「花,妳回來好不好?」井澤被病毒影響,開始當起說客。「我幫妳付違約金是心甘情願的,妳不用覺得虧欠我,也不一定要跟我結婚,我只希望妳回來。只要妳回來,妳的錢還是妳的,我的錢也是妳的。」井澤的支票愈開愈大張,數字後面跟著的零也愈來愈多個,多到讓我覺得被緊緊圈住動彈不得。

很想跟他說:「多謝公子抬愛,小女子承受不起」之類的老掉牙台詞,但胃卻很不識相的開始翻起觔斗了,我把公子的真情承諾和大張支票拋在一邊,奔向那自始至終都在原地等待我的馬桶的懷抱。

我想家,真的很想。

但我不能在最脆弱的時候接受任何誘惑而離開,那比我繼續堅持下去還需要更大的勇氣。

如果想家能給我一點點力量,那就不要阻止我想家吧!那是我留下來好好生活的動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