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場女荷官日記。第一篇。假戲成真。我要當荷官。29。1-9震撼畢業考

賭場女荷官日記。第一篇。假戲成真。我要當荷官。29。1-9震撼畢業考

casino-00134.jpg

1-9震撼畢業考

大病痊癒之後,所有的一切都慢慢恢復正常了。

經過1個多月的練習,我們對於Pontoon已經熟悉到有點不耐煩的程度了,大家對於發牌這件事開始顯得意興闌珊。所以,安東尼要考試了!

考試看起來很簡單,安東尼找了幾個同學扮演客人,我們只要坐上桌,照平常練習那樣發牌。

凱琳很幸運的,被叫到第一個上場,她平時看起來很穩重,應該沒問題。

「Picture!」(公牌)(註1)安東尼突然對著正在進行莊家補牌的凱琳大吼了一聲,順便用力拍了下桌子助興,成功的從一個專業Trainer(訓練師)轉型成為瘋狂賭徒,安東尼的演員細胞似乎全都甦醒過來,相當樂在其中。

還在別桌練習的同學都被安東尼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紛紛轉過去看著凱琳那桌,我發現她很明顯的聳了下肩膀,全身肌肉收緊,花容失色。安東尼見計謀得逞,雙手插腰站在旁邊得意而狡詐的冷笑著,像極了專門陷害忠良的奸臣。

「真的很壞耶!」妮妮在我旁邊替凱琳抱不平。

補牌得做手勢

接下來要換我上場了,我非常期待安東尼會耍出什麼手段來惡整我。

「Picture!」安東尼對著我大吼加拍桌,附贈了幾滴口沫,我頭也不抬的瞪了他一眼,然後鎮定地繼續補牌,哼哼哼!同樣的招數,休想嚇到本荷官。

「喂喂喂!17點了還補牌啊!」安東尼見剛剛嚇不到我,輪到莊家補牌時,又在旁邊企圖干擾我。

「帥哥,你玩的是Pontoon,莊家Soft 17是要補的喔!」我露出頑皮而自信的笑容對他說。

兩次陷害不成功,安東尼看起來有點悶,像個沒有人願意陪他玩的小孩。於是他隨手下了100元籌碼在尾門(註2),然後晃到隔壁桌跟還在練習的女孩聊起天了。

「Sir! Fifteen! Card or Stay?」(先生!15點!補牌或停牌?)我對於安東尼沒有專心在考試有點不爽,於是對著他大叫了一聲,手掌在他那門牌前方不耐煩的拍了兩下,暗示現在輪到他補牌了。

「How many?」(多少點?)安東尼轉頭看著牌,瞇起眼睛,故意問我。1張Q加1張5,誰不知道是幾點?這一題也太爛了吧!

「Fifteen! Card or Stay?」(15!補不補?)我再次對著他大聲強調。

「Fifteen ah? Okok, stay!」安東尼相當隨興地對我說了聲停牌,又轉回去繼續聊天。

「House draws.」(莊家補牌)我正宣布要換莊家開始補牌。

「等一下等一下!」安東尼又突然轉回來大叫著。

「我要補牌!」原來是改變主意了。我心想,安東尼真是的,考試而已又不是真的在賭博,輸掉就算了啊,何必那麼認真。

「確定要補?」我跟安東尼再次確認。他說過,只要莊家補的第1張牌還沒被抽出來,尾門客人是可以改變主意的。

「對!15點要補!」他點了點頭。

我把牌抽出來,是一張老K,「Haha! Too many!」(哈哈!爆了!)我得意的大笑,誰叫他剛剛找我麻煩?

「喂喂喂!妳做什麼?」安東尼見我要伸手碰他的籌碼,一個箭步衝過來。

「先生,你的牌爆了喔!」我笑嘻嘻的對他說。

「什麼爆了!我剛剛有說要補嗎?」安東尼站好三七步,雙手抱在胸前,相當熟練的飾演起無理取鬧的流氓客人角色。

「有啊!你剛剛有說要補!」沒錯,我有聽到。

「妳有什麼證據?」安東尼皺起眉頭,抬著下巴問我:「我剛剛有做手勢嗎?蛤?」他的臉瞬間凶神惡煞了起來

我這時才突然清醒了,安東尼原來並非只想嚇我,還藏了考題在裡面。面對他的質問,我一句話也答不出來,他剛剛完全是用嘴巴說的告訴我他要不要牌,而坐在桌前充當客人的哲祥一直對我使眼色,我卻遲鈍得到現在才會意過來。

「妳練習那麼久了,還不知道客人補不補牌是要做手勢的嗎?不做手勢,監視器怎麼看得到?怎麼會有證據?如果客人看到那張牌不是他想要的,像我一樣耍賴不承認,妳要怎麼辦!」安東尼的責罵頓時讓我為剛剛的得意揚揚感到羞愧無比。

「爆了就爆了,繼續!」安東尼見我愣在那不知所措,指示我下一步。「House too many.」莊家補完牌之後,我怯怯的小聲宣布爆點,然後開始一一賠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