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場女荷官日記。第一篇。假戲成真。我要當荷官。30。放籌碼有順序

賭場女荷官日記。第一篇。假戲成真。我要當荷官。30。放籌碼有順序

casino-00130.jpg

放籌碼有順序

仔細的賠完碼後,我發現有一份籌碼無人認領。

「這是你的嗎?」我問面前飾演客人的哲祥,他又開始對我使眼色了,可我還是看不懂。

「籌碼這樣放是沒有問題的嗎?」安東尼走近桌邊,眉頭比剛剛更皺了,下巴也抬得更高。

「沒問題啊……」我看著他的鼻孔說。

「客人把籌碼放成這樣,真的沒問題?」安東尼把聲調提高又問了一遍。

我再次檢視那份籌碼,哲祥不過就是把一個100和一個50的籌碼疊在一起下注,而我也賠了他150元,這麼簡單的賠碼,能有什麼問題?

「客人把50元放在100元下面,妳發牌之前沒注意到就算了,連賠碼的時候也視而不見,還一模一樣把50放在100下面賠出去,這樣對嗎?」安東尼拿起100和50的籌碼到已經呆若木雞的我面前搖晃著:「如果妳沒看到客人放在下面的50元,而不小心賠了他2個100,我是不是可以說妳跟客人串通作弊?」

「我……」此時腦中已經一片空白無法思考,只想求他赦免我的死罪。「回去繼續練習!」安東尼把籌碼丟回桌上,揮揮手,不耐煩的下旨,然後雙手背在身後頭也不回走向別桌,而我只差沒跪下說聲「謝主隆恩」,垂頭喪氣的走回我的桌子。

考試持續進行著,安東尼也樂此不疲的專注於各種角色的扮演,朝每個上場的同學大吼拍桌、有理取鬧著。

結束吵吵鬧鬧(其實從頭到尾都是同一個人在鬼叫)的一天,安東尼把大家集合過來,像班長集合小兵一般,進行下課前的例行訓話,黃蕊站在旁邊,臉色比安東尼還難看。

挨轟整組悔過

「今天我真的很失望!我帶了你們這麼久,你們也練習了這麼久,都在練些什麼?竟然有人發牌還從尾門發!是第1天發牌嗎?想氣死我啊!」哇,竟然有人從尾門開始發牌?我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肩膀因為忍笑而抖動著,大家則議論紛紛到底是哪個天才做出這項創舉。

「不要笑別人!還有很多人到現在竟然連客人的籌碼放錯都看不到!籌碼也賠得亂七八糟!」我趕緊低頭撇嘴假裝懺悔。

「你們都已經去過CRA(註3)了,只要審核一通過,他們隨時會發下執照,如果你們明天拿到執照,後天馬上就要進賭場,你們這個樣子,要怎麼上桌發牌!」

「到時候絕對不要跟別人說,你的Trainer是安東尼!我沒有這個臉可以丟!」平日安東尼總是會讓我們比其他組早一點下課去搭車,但是這天,台灣荷官們是最後一組下課的。還有之後連續幾天,我們都是最後一組去吃飯的。